南美自驾游之哥伦比亚篇(7) - 街头涂鸦

本文转载于微信订阅号【懒猫行】

懒猫行之南美篇

时间线:2019-12

昨天看完黄金博物馆之后,我和相机都已经处于马上要没电的状态了,安妮塔带我到一家相当不错的餐厅吃了个午晚饭结合体,然后就回酒店洗洗睡了,而且约好今天十点才出发,可以多睡会儿。

今天早上我和安妮塔在酒店大堂集合完毕,立刻出发。本想去国家博物馆,可惜今天周一闭馆,于是主要目标就变成了去看“涂鸦”。

在南美很多国家和城市都有涂鸦,其中大部分是在贫民窟里。尤其后来在哥伦比亚另外一个城市“麦德林”,最重要的一个“景点”就是去当地最大的贫民窟看涂鸦。不过波哥大的涂鸦并不是彻底在贫民窟里面,相对稍微分散,在老城区的很多地方都有。我和安妮塔从酒店出来,也没有打车,就一路溜达着往那个方向走。

这是路上看到的一个斗牛场。这项运动,被西班牙人带到了中南美,还蛮“发扬光大”的。后来,有些爱心人士开始建议取消这项相当残忍的运动,得到了不少人的支持。比如在厄瓜多尔,每个省都进行过投票,决定该省是否要从此停止斗牛这项运动。

我忘了这个斗牛场是否还在使用中了,比较幽默的是斗牛场后面那栋楼,那其实是另外一个建筑,看上去却好像是斗牛场配套设施一样。

去年决定要来南美之后,我就买了个新相机,是个微单,效果比之前用的佳能G系列要好一些。这个新相机让我重拾了拍花儿的兴趣,之前在朋友圈发过几张精选出来的,而这几张则是还在熟悉相机性能时的产物。

走到这里,已经逐渐开始有涂鸦了。

南美多山,波哥大已经可以算是山城了,虽然跟后来玻利维亚的拉巴斯比还是平整不少。而贫民窟更是“依山而建”,主要原因都是这些山坡上的土地一般不属于任何人,很多穷人就在这些地方搭个棚子安顿下来,久而久之就成了规模。

这张照片并不是一个典型的贫民窟,只是“可见一斑”而已。

并不是所有的涂鸦都有含义,或者作者想表达的意思为大家所知,但这两幅是有明确含义的。

第一幅画儿里的小伙子已经永远的离我们而去了。在一次示威游行中,警察扔出的催泪弹掉落在距离几位老人和孩子不远的地方,小伙子跑过去想帮助那些老人和孩子,却被警察误以为他要有有所行动而将他射杀。这件事在当时成了之后一些更大事件的导火索,这位不幸的小伙子也成了一位名人。

第二幅画是在影射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据安妮塔说,在哥伦比亚,但凡是那些敢于在舆论发声,直抒己见的有识之士,如果其言论与当政者相左,他们就很可能会被暗杀,从此人间蒸发。这个问题存在至今,就在我到哥伦比亚之前没几个月,波哥大发生过相当大规模的罢工游行,当时列举了六项诉求,要求政府整改,这个问题赫然是其中之一。

这条水道,我记得安妮塔好像告诉我说,原来是一条河,后来把河变成了地下河,并修建了这条水道用以示意这里以前是河。

当时我们走到这里来,本是想去看一个玻利瓦尔的博物馆。这位玻利瓦尔是委内瑞拉人,是整个南美独立的英雄人物,玻利维亚这个国名就是从他的名字而来。只可惜,这个博物馆也是周一闭馆,没有看成。

这个区域有很多涂鸦,不过这些都没有明确的含义了,看者可以发挥自己的想象力,任意理解。

有些涂鸦相当不好拍,街道狭窄,没有足够进深,之前好几张照片都是斜着拍来解决,但也不甚好看。这一副实在太长了,只好分成两张照片来拍。

这也是一副能讲几句的画儿,那位富态的女士,是哥伦比亚一位非常出名的歌手,现年已经八十多岁了,但连安妮塔这样的年轻人都很喜欢和爱戴她。她不仅是一位歌手,也是一位民族主义者(我不太确定这个词是否完全适用于此,总之我想表达的是褒义而不含任何贬义),经常为了哥伦比亚的诸多问题摇旗呐喊,尽一己之力。

又是一整条街上都布满了涂鸦。

估计没人能猜出我拍这个一点也不好看的球场是为了啥,是为了挂在电线上的鞋子,哈哈。

从当初去中美洲开始,就经常看到有鞋子挂在电线上,当时各种问人百度,没得到准确答案。后来我也大概明白了,看似都是鞋挂在电线上,其实含义本身就不一样,所以答案也是多种多样。比如这个球场上的,原因很简单,输球的就得把鞋挂上去。

从球场继续往前走,到这条小路,我记得安妮塔说,这是西班牙殖民时期的原始路面。

这些小娃娃也是哥伦比亚特色,安妮塔说,在除夕之夜,哥伦比亚人会把自己在这一年的伤心事和新一年的新愿望,都写在小纸条上,跟这些小娃娃一起一把火烧掉,这样,伤心事就永远的离去了,而新年新愿望就会实现。

我觉得娃娃可爱,这个习俗也蛮有意思的,于是也买了一个,本是准备新年夜晚烧掉的,可最后没舍得,给带回来了,可以有奖竞猜一下,我买的是那三个特写中的哪一个呢?

我还买了这个零钱包,皮子做的,很可爱。

现在继续看涂鸦,这两幅都是很著名的作品。

这个地方也是一整条街都有涂鸦,这条街是这个样子的。

这幅画儿里似乎是玉米神,不过我感觉玉米在南美不像在中美洲或是在墨西哥那么重要。

这是我刚才买娃娃和零钱包的小市场,这地方类似于一个小广场,那个教堂我隐约记得好像蛮古老来着。

这将是本集里最后一幅涂鸦作品了,蛮精致的一幅画儿。然后我们要去吃中午饭,安妮塔知道一个饭馆,据说景色不错,能俯瞰老城区,而且安妮塔自己也还没去过,是她的朋友推荐,正好跟我一起去尝个鲜。

饭馆在正宗老城区中心,这边的街道都蛮有味道的(可惜是殖民的味道,我还是更喜欢西班牙人来之前的风格和文化),但不怎么拍的出来。第二张照片是安妮塔的主意,一边往前走一边不停拍照,果然蛮好玩的,而且拍到一张我自己很喜欢的照片。

这个建筑是啥来着,市政厅?又好像记得跟玻利瓦尔有点什么关系,玻利瓦尔曾经住在这儿?哎,不记得了,等下次再去波哥大的时候吧,弄清楚之后一定要写下来!

这就是我们吃饭的饭馆了,景色确实蛮不错的。

不过这顿饭的吃食好像没啥特色,我现在都记不太清楚了。但从这个图片我能看出来,这应该是“Plantain”。我一直不知道这东西中文叫啥,刚查了一下说叫“大蕉”或者“车前草”。车前草肯定不对,大蕉比较靠谱,因为这就是一种非常像香蕉的果子,但个头比香蕉大不少。这东西直到现在也还是哥伦比亚乃至南美多国的主食之一。我记得在某个博物馆里曾经看到过照片,过去很多工人,每天就以吃这东西为生,基本吃不到别的,因为雇主要节省成本。

那杯饮料,应该也是个当地特色,记不清了。不过,杯口洒上盐,是从在中美洲开始就有的习惯,刚开始有点不适应,后来还蛮喜欢的了。

这个饭馆的建筑蛮好看的,内部装饰也不错,可惜没拍出好看的照片,只有这两张勉强能看,其他的请自行脑补吧,嘿嘿。

这张照片很无厘头,这是我们吃完饭继续去逛大街时候买的一个当地小吃,但我不仅没把整个小吃摊子拍全,而且完全没拍主角本身,大约是因为吃的过程手被占用了吧,哈哈。

天公不作美,开始下雨了,于是我俩进了个小博物馆。看过黄金博物馆之后,这里面确实没有太多能吸引眼球的东东了,就来张天平的照片吧,也不知道为啥,我从小就挺喜欢天平的,小时候有个最喜欢的玩具,就是个天平。还有小时候老爸单位里有几个很精密的天平,记得是用玻璃罩子罩着的,好像要从外面操作,觉得好高大上,到现在还记忆犹新。

这时候,好消息来了,我的二哈,行驶证已经做得了,车主也去车管所取回来了,现在只要付款交车,二哈就彻底归我所有了。我们和车主再次约好在同一个购物中心集合,但我很弱智的把昨天取好的一部分钱放在酒店忘了带,于是我和安妮塔打了个车先回酒店拿钱,然后又到了购物中心。

我还需要再继续取钱才能凑够全部车款,今天购物中心里人还挺多,好几个ATM机都要排队,难为车主夫妇,还有他们的女儿、儿子和儿媳妇,一直在购物中心里看表演和跳舞直到人家都收摊下班了,我才把钱取够。

这次的付款地点自然就在车里完成了,车主夫人和安妮塔坐上了驾驶座和副驾驶,我和车主坐在后座,我先把之前取好也数好的那部分钱给了车主,然后又当场把刚从ATM机里取出来的大把钞票点清楚,就是这个时候,车主问了那个问题,我是咋能这么快就玩转他们的钱的。

钱付清了,车主开始跟我交接车辆,他是真心爱这辆车,给备胎加了罩子,给轮胎换了防盗螺栓,说明书甚至包括当时的销售彩页都保存的崭新崭新的,虽说那说明书对我真心没用,因为只有西班牙文。

最后,他把两把钥匙都给了我,并强烈嘱咐我,说这个车的防盗系统很强劲,只要在熄火状态,所有车门都是关着的,那就一律会在20秒内自动锁车并且玻璃也会自动升起,所以一定要随身携带一把钥匙,以防万一钥匙被锁在车里。

然后,我们一起合影留念,用我的相机和每个人的手机都拍了个遍,期间大家几次互相握手拥抱,准备告别,但每次又都继续聊了起来。直到最后,一切都完成了,大家都很开心,车主特意说,让我多发些路上的照片给他,还说,让我一定要爱我的二哈。

车主一家人走了,我和安妮塔坐进车里,调好座椅、调好镜子,准备出发回酒店。这个时候我还真心有点小紧张,可别第一天开我的二哈就撞车,哈哈。

所幸,这么悲催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安妮塔负责导航,我俩很快就回到了酒店,这回倒不是误打误撞了,我当时选酒店就直接选了能停车的,不过这第一天开车,就深刻体会到了哥伦比亚的车库入口都相当窄,又是让我锻炼限宽门的好机会了。

因为已经知道前车主不愿意在网上露脸,在车库里特意让安妮塔重新帮我拍了个照片,再加上行驶证的照片,买车的事就算是彻底结束了。

这时候已经很晚了,早就超过了安妮塔的工作时间,但是买车的事彻底完成,她也很高兴,特意说今天免除加班费,以示庆贺。

至此,这一天结束了,不过这一集还要继续写一点。

车的事彻底搞定,意味着我和安妮塔可以离开波哥大继续行程了。安妮塔说,这些天是哥伦比亚的节日,很多人外出度假,我们最好提前把行程里的酒店定好,尤其一些小镇,一共也没几家酒店,好的就更少。所以我们决定,31号先定好行程和酒店,1号是新年,休息一天,安妮塔要陪家人,也需要时间收拾行李和安排她自己的事情,2号我们离开波哥大,开始整个哥伦比亚的行程。

第二天早上,也就是2019年12月31号,安妮塔又来到酒店,这回我没再让前台小哥为难,直接拿着电脑下楼,我俩在酒店大堂坐定,把后面大约十来天的行程都确定完成,而且,还预定了一个斗牛的门票。

这些事真心花了一整天的时间,哦,对了,除了定行程,还搞定了一个车保险的事。前车主已经买好的是跟国内交强险一样的保险,并不是商业险,安妮塔又帮我找了一家保险公司,买了一个能涵盖包括哥伦比亚、厄瓜多尔、秘鲁和玻利维亚的商业险,甚至还包括委内瑞拉,可惜我能开车去委内瑞拉的机会可能并不大。

这两张照片是我俩的“工作照”和“工作餐”,可以顺便再来个有奖竞猜,放在我电脑旁边的红色保温杯是安妮塔的,可是她除了咖啡或茶之外从不会喝热水,这也不是用来放咖啡或茶的,那她为啥要带个保温杯呢?

到了大约下午六点左右,我们基本都完成了,就差那个保险还没有付款,那边负责业务的小姑娘下班了。安妮塔也该下班了,我们互道新年快乐,再见面就是在新的一年里了。

我回到房间,点了个晚餐,那个汤很成功,非常好吃,唯一的错误就是,其实只点一个汤就足够吃了,哥伦比亚人是真厚道,菜量总是很大。

吃完晚饭睡大觉,一觉醒来,已经是2020年1月1号了。我很慵懒的度过了新一年的第一天,唯一一次出房间,就是下楼去车库,给运动相机装好支架,准备好车充、手机支架等等,为第二天出发做好准备。

现在这集可以结束了,下一集将是莱瓦的盐教堂,也将是南美自驾游的真正开始。

这集的结束照,用二哈的里程表最合适不过了,南美,走起啦!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