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游记 - 第二天

本文转载于微信订阅号【懒猫行】

欧洲游记

时间线:(非欧十三国行 2015-12-13—2016-02-17)

今天的开篇照仍然是一张很不浪漫的照片,但是从这张照片有很多故事要讲,首先又要先夸一下法国,或者应该说是要夸一下照片里的主角,巴黎的地铁。

我从来都不喜欢公路上的公共交通,到现在已经去过六十个国家的很多个城市,但只在伦敦、巴黎、罗马和马耳他这四个地方用过公共交通。在伦敦坐地铁玩了三天之后,毫不犹豫的改成了租车自驾,绝不打算再次使用伦敦的公共交通。在罗马,玩到第三天就已经几乎全天走路,所幸罗马并不大。在马耳他,更是因为不方便的公共交通导致效率非常低下,相信以后如果再去,就算那里是左行也一定会租车自驾。唯独在巴黎,两个整天的时间一直坐地铁,没让我感觉任何不爽,效率也很高。而且,还有一个重点,在伦敦的时候有当地人带着我玩,在罗马和马耳他有各种导航软件加上非常有经验的导航大姐大全程安排,而在巴黎,我没有任何导航软件,仅仅是一张地图加上各种问路,就能非常顺利的到达每个要去的地方,这也是巴黎公共交通确实方便而且设计合理的一个明证。

说起问路,也有很多故事可以讲,有过太多有意思的记忆,比如在尼泊尔,人家竟然一路把我们送到目的地。比如在沙特,司机问路一直问到精神崩溃,当我亲自出马开始问路之后,被问的帅哥不仅给我们带路到了要看的景点,甚至还当起了义务导游。在意大利,我们找不到高速入口,问路语言又不通,结果人家干脆骑着摩托一直把我们带了过去。在北欧,都不用主动去问路,你只要拿着一张地图站在街上,就会有人来问你是不是需要帮助。(晕,我怎么把北欧和意大利的故事提前给剧透了......)

在巴黎问路也非常有意思,热情的法国人,如果不知道我要去的地方在哪儿,从来不会简单的说“我不知道”就走开,而是会拦住下一个路人直接帮我继续问,最多的一次一共三个人一起商量到底该怎么走,并且最终给了我非常完美的答案。

关于问路说得够多了,最后还要感谢一下酒店前台的老哥,他竟然连着两天都是早班,今天早上当我很早很早就出现在前台的时候,又是他在那儿,非常详细的给我讲了去所有地方的乘车路线(还包括各种B计划)。鉴于他是一位黑人,我不知道他是否土生土长的法国人,但他对巴黎真是非常熟悉,以至于我当时甚至萌生了请他当一天导游的想法,不过并没有付诸实施而已。

就这样,带着一脑子的“路况信息”,我很精准的找到了机场的地铁站,然后,遭遇了一个乞丐。当然,所谓“遭遇”其实啥也没发生,她先是很热情的问我要去哪儿,并给我指点该从哪站下车。她看上去完全不像乞丐,当地铁开动之后,她开始跟全车厢的人依次要钱的时候,我有些惊讶。

乞丐的故事并不重要,只是当我看到这张地铁的照片,想起这个乞丐,又联想起后来在北欧曾经讨论过的一个问题,北欧和美国都是发达国家,但它们之间有个非常大的不同,在美国一切生活必需品都很便宜,同时工资也相对偏低,而在北欧则是非常贵,尤其食物最贵,同时工资也相对较高,那么,这两种方式里,哪一种更好呢?

坐了大约一个小时地铁之后,我到了卢浮宫。在巴黎的第一站必须是卢浮宫,而且必须一早就到。

从地铁站走到卢浮宫的入口还有一小段路,先来两张乱七八糟的街景看看吧,欧洲这些国家和城市,都保留有很多古典风格的建筑。

像这样一个广场并且周围一圈是个整楼也是欧洲特色,不过,后来我看了很多古罗马遗址之后,我觉得这应该是罗马的“遗毒”,甚至我觉得伊斯兰教清真寺的建筑风格很可能也是“同根生”的。

穿过刚才的广场就是卢浮宫的入口了,但我要先发这张照片,主角是那些全副武装的大兵,我不敢在距离很近的时候拍照,所以就拍成了这个样子。

当我在卢浮宫门口想方设法要拍个纪念照的时候,好几拨这样的大兵陆续走过,他们不是路过而是在巡逻的。就在几个月之前巴黎发生了一次很严重的恐怖袭击,我知道的很清楚是因为那次事件刚好发生在我递交签证申请的第二天,当时还担心签证会不会受影响。

我其实很想知道,在恐怖袭击之前,卢浮宫这里也同样有大兵一直巡逻吗?

前面一直夸法国,现在必须吐槽一下,法国人的摄影技术实在不敢恭维,为了拍这张纪念照,活生生的找了三拨人,拍出来的照片属于彻底没法看,要么我是虚的,要么金字塔是虚的,或者,我要拍的东西干脆就不在照片里......,最后,我实在没办法,开始现场培训,先拍好一张我想要的构图给拍摄者看,再告诉他把我放在什么位置,这才终于有了这张照片。

拍完纪念照,正好开放时间也到了,接下来就将是“卢浮宫特辑”,会有数不清的照片。今天特意披星戴月的一早跑出来,就是为了确保在卢浮宫能有一整天的时间,不过,到最后不是时间不够而是精力不够了,门票里还包含的一个花园都放弃没有去逛。

说起博物馆,全世界范围都算上,首先会想起来的一定是大英博物馆和卢浮宫。这一回英国略胜一筹,大英博物馆确实有些地方要比卢浮宫值得称道,比如,最俗的一个方面“钱”,大英博物馆是不要票的,随便看,但是卢浮宫要买票,也不算贵,十几欧而已。不过呢,我很幸运,来之前有人送了我一张门票,不仅省了这笔钱,还不用排队买票,可以直接过安检开始参观。

刚进来的时候,感觉卢浮宫的结构跟大英博物馆有些相似,也是有一个“中庭”,很多通道通向不同的展厅,不过这个中庭好像在地下一层,要先下一层楼。

我选了一条写着埃及的通道往里走,这会儿就看出来法国人的“文艺范儿”了,这通道里弄得怪兮兮的,到现在我也不知道那些横七竖八放着的椅子到底是艺术品,还是只不过堆在那里待用而已。

然后,走完这条奇怪的通道,看到的东西却又不是埃及的,而且,我赫然发现...竟然...所有的展品都没有英文介绍,只有法文!!!

这是我对卢浮宫最不满意的一点,太不照顾外国人了,虽说法语也是大语种,但英语在全世界范围也还是很通用的...不过...写到这儿我想起来,大英博物馆里好像也是只有英文的,鉴于英国是英语国家,所以它俩其实一样,只不过我自己只能看懂英文而看不懂法文而已,哎,好吧,那就什么都别说了,就看“画儿”吧。

这一段我现在看照片都感觉很混淆,前面那些我个人认为应该是希腊的,接着又出现了两张埃及的照片,而且只有两张。唯一的解释是,这两张照片是我决定折回去租一个语音导览的时候在那个通道里补拍的。

从这个狮子我基本可以确定埃及的照片就是这么来的,因为狮子是在刚过完通道的地方。当时是这么回事,一进来我就看见中庭有语音导览,但我没租,一直不太喜欢那东西,很费时间,而且一般都记不住。可这儿没有英文介绍,完全看不懂,实在是太难受了,忍无可忍的我实在没办法,只好去搞了一个。最终,事实证明语音导览的讲解就是记不住,到现在,时隔一年,我还是什么都不知道,哈哈。

继续看画儿吧,这是个雕像区,我捡着自己觉得比较有特色的胡乱拍了几个。

这一位当然就不是胡乱拍的了,最著名的维纳斯,也就数她身旁围的人最多,我等了半天才拍到一张闲杂人等略微少点的。

然后,继续看各种雕像。

这些都是石棺。

这些应该也是石棺,但我不知道为啥是这样的颜色,第二张照片里可能是小孩子的吧,尺寸好小。

看了老半天石雕,换一下风格,来点日用品,我只知道最后一张照片里都是镜子。

还记得这个圆球吗,过完通道的第一张照片里有它,现在我隐约想起来,好像过完通道之后有个岔道,一边是埃及,一边是希腊,圆球的照片出现在这里,说明我已经看完希腊,转战埃及了。

现在是埃及部分。

到现在我还记得在大英博物馆里,埃及部分让我相当惊讶,那么多重量级的埃及古董,一个个柜子都放的满满的。卢浮宫里的埃及部分达不到这个程度,但却有一些我看着比较新奇的东西,比如这个雕刻,这样的花纹我以前好像没有看到过。

还有这种船我也没怎么看到过,主要是尺寸很小,要说形态,跟金字塔旁边巨大的太阳船还是有些相似的。

这些杂七杂八的啥都有,品相一般而且体积不大,不能算是太精品的东西。

这两个应该是柱头,也挺古怪,那一格一格的是什么,难道当初都是镶着珠宝的吗。

这几样东西也不认识,第二张照片里是马扎还是枕头呢。

继续乱看,第一张照片我个人认为是情景模拟,不太可能是古董,这也是卢浮宫和大英博物馆的一个不同,文艺范儿非常明显,不像大英博物馆,显然是理工科的布展方式。

还有第三张照片中间偏右的那四个小人,那真的是埃及的吗,我咋从来没见过这个风格的埃及雕刻。

埃及的雕像,跟之前希腊的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现在看这些雕像,让我感觉希腊的文明仍在继续,而古埃及已经荡然无存。

自从在埃及看过那两个有颜色的神庙,现在但凡有颜色的画儿或者雕刻都很吸引我的眼球。

刚才看过希腊的石棺,这些是埃及人的棺椁,不仅有石头的,还有木头的,竟然也能保存这么久,还相当完好。

这些就是更纯粹的埃及特色了。

这些小东东不知道是干啥用的,画风相当艳丽,第二张里那些像是容器,也许是装内脏的?

看过木乃伊归来这部电影的人一定都认得照片里那些放内脏的罐子。

这么大篇幅的埃及文字,还是竖着书写的,突然想问,这是从左往右读还是从右往左读呢?

又出现了这位“大神”,我真的不知道,他是埃及的?看起来太不像,如果单看第一张照片我绝不会认为这是埃及的,可是第二张照片里,他明明跟埃及的东西摆在一起,然后,最前面那个小雕像看上去又像是佛教的......

在凌乱中,埃及部分结束了,最后这张照片也是埃及的,可右边那位神灵的翅膀,又让我想起了伊朗拜火教的老大,哎,还是知识太匮乏了。

接下来继续凌乱,这一大堆照片,最前两张是希腊罗马风格吗?第三张不知道是哪里的文字。从第四张开始,单看那些浮雕我会认为是古巴比伦,偏偏中间又有一张貌似是波斯的“双头马”,而且,彩色人物也更像我记忆中波斯波利斯的风格,再细看看,狮子的细节好像又跟巴比伦的不一样......最后,我还是得认为是波斯的。

前面还能连蒙带猜的胡嘞一下,这些就彻底抓瞎了,完全不知道是啥东东。

接下来这些我就很熟悉了,正宗美索不达米亚,如假包换。第二张照片那位国王的衣服跟当初在伊拉克纳西米耶博物馆看到的完全一样。最后一张照片,那是非常重要的一个雕像,想当初我在伊拉克买的冰箱贴其中一个图案就是这个雕像。

还有这两位门神,从正面看是站立的,从侧面看是行走中。我如果没记错,他们应该来自位于伊拉克北部的亚述古城或者哈特拉古城。

博物馆里这两位是幸运的,因为他们的故乡已经被ISIS彻底摧毁了,而我也因为晚去了伊拉克一年而跟这些遗迹永远的擦肩而过,想到这些,直到现在仍然痛心疾首。也正是因此,我才义无反顾的尽早去了比如阿富汗、阿尔及利亚和利比亚这些地方。

这些也都是伊拉克的,其中第三张照片不知道是否为复制品,因为我记得在伊拉克国家博物馆里有一个同样的雕刻。这就是没有照片的问题,我现在也不能确定两个雕刻是否完全相同,或者只是相似。

看,这才是巴比伦的狮子,跟刚才的还是有很大不同。

最后,用一张画儿来结束这些来自伊拉克的文物吧,这是亚述古城或者哈特拉古城刚被发现时候的情景,这也是让我很难过的一幅画,如果这些遗迹一直没有被挖出来该有多好。

然后我走到了一个类似于室外的地方,算是天井吧,也有很多雕像。

这头狮子,正在跟一条蛇搏斗,在现实生活中,这两位好像很少会出现这样不愉快的会面。

接着是以宗教为主题的文物,因为没有跟当地人聊过,到现在我并不知道法国人的主要宗教是什么,也是罗马天主教吗?

看了这么多各种文物、古董,该换换口味了。先走过这段楼梯,而且我自己很喜欢这张照片。

这就是另外一个主题,当初拿破仑曾经居住和办公的地方。

看完拿破仑的宫殿,又到了“院子”里,穿过这些雕塑,我要去找来卢浮宫必看的另外一样物件“蒙娜丽莎”。

这也是一个非常出名的雕像,但我是个理科生,对于绘画和雕刻是彻底的外行,除了像维纳斯和蒙娜丽莎这样太知名的作品,其他的我就彻底搞不清楚了。

卢浮宫和大英博物馆还有个很大的不同,在大英博物馆,基本上全都是从世界各地“考古发掘”出来的文物,但是在卢浮宫,有整整两层楼都是绘画作品,这张照片里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对于绘画我是一个太彻底的门外汉,当时也逛的有点累了,决定放弃,就只看看蒙娜丽莎。

之前曾经在网上看过一个信息,说看见蒙娜丽莎真面目时的第一个反应往往是“这么小啊”,此言果然不虚。对于外行来说,蒙娜丽莎总是这个样子的,从这样的照片里完全看不出来尺寸。

而更真实的蒙娜丽莎是这个样子的。从这张照片,可以看出画幅其实很小,也能看出她的人气之高。

看完蒙娜丽莎,我开始逐渐结束卢浮宫之旅,当时还有一个简介图上推荐的重点文物想找到看看,拿着图一顿问路,总算找到了,竟然是个伊斯兰的东东,可惜,图片上很漂亮,看实物并没有让我觉得很惊艳,就是下面这四张照片里最后那个。前面三张都是找的过程随手拍的,第二张我现在忘了是什么,看着好像不太起眼,都不太像是个文物,但我既然拍了,应该还是有原因的吧。

至此,参观彻底结束,最后我看见一张海报,也看不懂是个啥内容,就觉得颇有创意,风格也跟我感觉中的法国挺匹配的,就用它做为卢浮宫的收尾照片吧。

昨天我说过,在巴黎,卢浮宫和埃菲尔铁塔是必去的,我的计划是傍晚去铁塔,这样登塔之后等到天黑,就能把白天和夜景一起看了。从卢浮宫出来之后,时间还早,正好可以先去趟老佛爷,这是个加项,本来我对购物毫无兴趣,是昨天有个朋友托我帮他看看LV的包。
  
从卢浮宫到老佛爷不算很远,走着就过去了,还可以顺便看看街景。

这根柱子忘记叫啥了,是不是康斯坦丁来着,正好路过(其实不太路过,是我走错了,嘿嘿),就拍了个照片。

这就是老佛爷了,大约是巴黎乃至全世界最出名的商场之一吧。外景内景各来一张,比较搞笑的是,我在法国的冰箱贴是在这里面买的,哈哈。

在老佛爷里速战速决,任务都完成了,然后去埃菲尔铁塔,先按照酒店老哥的推荐,坐地铁到tracodo站,一出来就有个看铁塔极好的位置,而且很适合拍照。不能免俗,必须合个影,再一次领教法国人的摄影技术,好在这次只是我有点虚而已,铁塔还是蛮清楚的,也就这样吧。

我刚刚去意大利,比萨斜塔让我相当吃惊,因为看现场和看照片感觉完全不同,埃菲尔铁塔也有同样的现象。我完全没想到,近距离看真实的埃菲尔铁塔,这样一个冰冷巨大的金属制品,我想到的第一个词竟然是“细腻”。

到现在我也不知道铁塔的历史,因何而建,设计理念是什么,但她确实有种很独特的气场和美感。

铁塔旁边就是塞纳河。

冬天来欧洲有个很大的好处就是人少,基本没怎么排队,很快就登上了埃菲尔铁塔,整个巴黎一览无余。

在塔上拍了一圈之后,开始等着天黑,这时候已经感觉很冷了,先吃了点东西,好歹能暖暖身子,也就是晚饭了,然后又逛纪念品商店,第一次看见这种成套的冰箱贴,有点小贵没舍得买,倒是那个钥匙链让我一见钟情,现在就摆在我身后的书柜里。

天逐渐的黑了下来,我也拍到了想要的夜景,那会儿可真是被冻得不轻,第三张照片才三十分之一秒的快门速度,虚成那样,估计是冷的发抖已经控制不了了。

从塔上下来,自然少不了再拍一下夜色中的铁塔。

卢浮宫看过了,埃菲尔铁塔看过了,今天是非常满意的一天,最后,我又到了凯旋门。

  

挺好,凯旋而归,而且这儿的地铁正好直达机场。今天的巴黎一日游圆满结束,明天将会去巴黎圣母院和先贤祠,前者为了那部小说,后者,自然是为了那些值得尊敬的伟人们。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