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美自驾游之哥伦比亚篇(6) - 黄金博物馆2

本文转载于微信订阅号【懒猫行】

懒猫行之南美篇

时间线:2019-12

接上集,继续看黄金博物馆。

豹子很重要,这也是个豹子,可总让我觉得很Q,哈哈。

时至今日,萨满们(不知道“萨满”是啥的同学们,请看上集)仍然在用摇摆棕榈树叶的方式来治病。从这个物件就能看出来,这个传统已经持续了很长很长时间。

这些是左右对称的人形图案,用于胸饰或者项链坠。无独有偶,我记得在摩洛哥,当地有个符号表示“自由的人”,好像跟这个有些相似。

这应该是个左右对称的豹子。

再来看点不是金子的东西,还记得前面说过,当时的人们认为,两栖类和爬行类动物是跟人死后的“地下世界”相联系的。这两个椅子,是陵墓中的陪葬品,上面的图案就都是两栖类或者爬行类动物。

根据这些“Timalo”部落的墓葬品,考古学家们推测,可能海螺壳也代表着高等级和权贵,而不仅只有金子才具有这些象征。

在“Magdalena”河的流域内,墓葬里经常使用这种人形的罐子,有些陵墓里会有多达六十个这样的罐子。

再来一组精致的小东西,我当时竟然忘了问一下,为啥会有那些成双成对的,有什么寓意吗?

谁能猜出来这是个啥?

这还是个盛放石灰的容器,在当时,容器被认为代表女性,内部藏有可以孕育生命的种子,因此,当时很多这类容器都被做成女性的形象,或者是做成葫芦、南瓜的样子,意味着种族繁荣,人丁兴旺。

跟石灰容器配套的“挑棒”,以前看过各种精致的小鸟、小人等形状的,还有一类是做成铃铛状,在使用的时候能发出声音。

这几张照片,如果我没弄错的话,这些应该是铜含量很高的制品,但它们具有更加金灿灿的颜色,仍然是高等级的权贵们会佩戴和使用的。

这几个鸟形状的饰品,可以明显看出具有一张人脸,代表的是萨满通灵飞升与上界沟通的含义。

这是青蛙和鸟类的结合体,这些将不同物种和人类组合在一起的设计,体现了当时人们思想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这个东东,一个满身是孔的罐子,当时安妮塔连自己研究带问人,搞了半天也没弄清楚这是干啥用的。我真的很好奇,难道以前从没有人问过这个问题吗?

这又是一组已经“不知其然”更“不知其所以然”的物件,就看个热闹吧。

当时会做很多女性陶俑作为墓葬品,表示可以繁育后代、种族兴旺。我不太确定这个陶俑是否其中之一了,不过仔细看她的耳朵,能看出她戴着前面提过的那种类似于“唇盘族”的耳环。

这是贵妇们的胸饰,也会被作为墓葬品,同样表示希望种族人丁兴旺。

这些相当逼真的鱼、鸟、鳄鱼等,代表的是“鱼米丰登”。

这是一条项链,没啥特殊的,不过我自己蛮喜欢这两张照片的,哈哈。

这个是啥来着,当时安妮塔给我讲了的,是体现当时宗教活动的场景?到这会儿我的电池告急,所以介绍文字拍的少了。等下次再去波哥大的时候,一定要再把这些疑点搞清楚。

这些形态各异的小人,都是在宗教仪式上使用的道具。

除了黄金之外,这些不同材质的器物,也会作为祭祀品放到神庙里,或者作为“吉祥物”放到家里、田地里,甚至是沉入湖里,来保佑已经获得的财物,并祈求能有更好的收成、更加繁荣昌盛等等。

这虽然又是个胸饰,但这个设计还是挺吸睛的。

这大约是个鳄鱼,它的肚子里竟然有如此玄机。

这几个小人似乎代表着战争或是打猎。

这组陶俑和金器都是女性形象,是 Uraba 部落的作品,他们很喜欢这种风格。那些金器是首饰,陶俑则是墓葬品。

这种“螺丝转”风格也是 Uraba 部落喜欢的,同时在哥伦比亚北部和巴拿马也有发现。

这几张照片里的物件是博物馆里的重点物品,每个都单独放了一个展柜。前面两件属于“Tumaco”部落,这个部落存在于公元前700年到公元后350年之间。后面三件分属三个不同部落,但都在公元600年到公元1600年之间。

这条鱼肚子里也有玄机,可惜我照片没拍出来。

这是一张我自己很喜欢的照片。

这些东西都是“舶来品”,在那个时候,只有遥远的远方才有的东西也代表地位和权力,这些东西往往是经过了漫长的以物易物才最终到达所有者的手里。

第一张照片里,重点可不是那个陶俑,而是那几根鲜艳的羽毛,那应该是金刚鹦鹉的羽毛。还有第四张照片里的贝壳,是产于厄瓜多尔的,这种贝壳在当时被赋予了极为重要的属性,后来我在其他国家的博物馆里也看到过,都是当地的“圣物”。

这几件东西都有两个“头”,考古学家推测,这些东西可能表示,当时这个部落是由两个“领导班子”共同管理的。

终于,黄金博物馆的参观马上就要结束了,最后的展厅里,也是一批重要的器物,每个单独有展柜。

看过第一集的朋友们,这些照片里一定有好几个都很眼熟。还有,第六张照片是一个描述宗教祭祀场景的物件,这让我相信,之前有两个类似的东西我没记错,也是在展示祭祀场景。

第七张照片,一位女性的形象,还有人记得是哪个部落最喜欢这个风格吗?

前面那七张照片,是很重要的器物,却还不是黄金博物馆的镇馆之宝。

我将要用来做结束照的这件东西,才是真正的“镇馆之宝”。

在西班牙人来之前,当地原住民一直有个习俗,每当有新一任首领上位之时,都要用一艘船,满载各种黄金珍宝,由新首领亲自驶向圣湖的中央,将所有宝物沉入湖底,祭祀众神。西班牙人得知此事之后,甚至试图将湖水抽干,为了在湖底寻找黄金珠宝。

由于原住民并没有文字,关于这件事一直只是个传说,直到有一天,考古学家发现了这个,一艘正在驶向圣湖中央的船......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