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游记 - 第一天 - 抵达巴黎

本文转载于微信订阅号【懒猫行】

欧洲游记

时间线:(非欧十三国行 2015-12-13—2016-02-17)

从今天,将要开始在欧洲的行程,当时在“路上插播”里我就说过,这次非洲、欧洲之旅,不仅在气候上有着从赤道到北极的差异,在人文上也有最贫穷落后到最发展富庶的跨度,因为我这趟欧洲之旅的目标是北欧,到北极圈里去看极光。

欧洲之旅是从巴黎开始的,法国作为最强有力的非洲殖民国家,至今与非洲之间的联系仍然很密切,即使在埃塞这个以从未被殖民过而骄傲的国家,也有跟巴黎之间的直飞航班,而且,是极少数到欧洲的直飞航班之一。

飞机在凌晨五点半左右抵达巴黎,我也第一次走进这个“浪漫之都”,让我相当惊讶的是,机场的标识竟然有中文,所以我决定用这张一点都不浪漫的照片作为这趟欧洲之旅的开篇照,不过要注意,侧面玻璃上是有“welcome(欢迎)”字样的,哈哈。


事实上,今天的游记只能算是个序言,之前在埃塞俄比亚将近一个月的行程里,相对艰苦的条件,尤其是去看火山的那几天,还有一直骚扰我的跳蚤,已经让我相当疲乏。又是凌晨抵达,这第一天基本上就都被我睡过去了,当时还有个朋友替我无比惋惜,一直说“简直太浪费了”。

今天,除了如何吃饭睡觉的流水账之外,唯一值得一提的事是巴黎这家酒店。当时在“路上插播”里我曾经说:“无论当初英法战争是谁获得了胜利,在我心里是法国完胜英国”,这家酒店的表现是让我有如此感受的一个重要原因。

英国,在各个方面留给我的印象都是“鸡贼”,当时无论打车、租车、住酒店等等各种经历,没有一件事不能用此二字来形容。然而在法国,当我于凌晨六点到了酒店,正常办入住的时间是下午两点之后,我本来只想争取一个半天的房价,然而前台的老哥毫不犹豫的说,我可以马上入住休息,不需要增加费用,而且他的态度并不是“我给你一个优惠”,而是很明确的说“如果多收半天房费是不厚道的”。

当然,只是一件事、一个人也许不足以下定论,但我一直很相信“南橘北枳”,如果土壤够好,“橘子”就一定比“枳”多,碰到好人的概率才会更大,所以我在法国只不过待了三天就碰到很多次类似的事情,而我在英国待了二十天却从没碰到过。

就这样,我很开心的进了房间,我定的是最便宜的单人间,房间不大,但是很舒服。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放东西的地方很多,晾衣服也很方便,这对我来说很重要,因为我还得继续进行跳蚤歼灭战,在巴黎的三天里都住这个酒店,正是把所有衣服都洗一遍的最好时机。

这些辛苦事都是后话,得先好好睡一觉,刚才我说想要个安静的房间,还特意给了我一个外面多一层门的,真的非常安静,简直太贴心了,躺倒之前做了唯一一件事就是拍了床照,免得又弄成好像刚滚过的,就不好看了。还有顺便说一句,这酒店搞得很高科技,看床头那个貌似IPAD一样的东东,是房间里的总控,所有的灯光、空调、电视、电话等等都靠它来控制,而且浴室的灯还有三种颜色可选,可以弄成很科幻的赶脚。

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了,也懒得去找午饭,吃些带的点心垫垫肚子,然后趁着天黑之前信步走出酒店溜达了一会儿。

我这次在巴黎只待三天,然后飞维也纳,实在懒得拖着行李去坐地铁,打车又太贵,所以定了这家离机场很近而且有免费班车的酒店,事实证明这个选择还是很正确的,后来这两天在巴黎玩,也是每天早上从酒店先到机场,然后坐地铁到市区,虽说是远点,但只要稍微早起一些,还算方便,买一张全天通用的地铁票,费用上也说得过去。

这家酒店的名字挺独特,还是上次去斯洛伐克的时候,我知道了“nomad”这个词的意思是“游牧民族”,不太明白酒店为啥起这么个名字,鉴于酒店各方面都令我非常满意,倒是可以在这里给它打个广告,尤其是从巴黎转机的人,这家酒店确实是很值得推荐的。

巴黎在欧洲可能得算是个比较大的城市了,我后来在阿尔及利亚偶尔得到一个信息(但我不确定其正确性哈),环巴黎市区一圈大约是三十五公里(对应北京五环以里的繁华程度),而戴高乐机场应该还在这三十五公里的范围之外,因此酒店周围几乎可以用“荒郊野岭”来形容了。

甚至还有这样的破房子。

相比刚才的破房子,这个墓地反倒是更加的“生机盎然”。

我说这里是“荒郊野岭”,前面几张照片看不出来,看看这张照片就名副其实了,我也是走到这里开始折返的。

回到酒店,问了问晚饭的事,说一会儿有自助餐,还可以到旁边餐厅点菜,但也还没开始,就先回房间去研究第二天的行程。卢浮宫和埃菲尔铁塔是必去的,还有其他几个我感兴趣的地方,都查清楚地理位置,安排出路线。

时间差不多,去吃晚饭,自助餐的价格隐约记得是十几二十欧的样子,看了看菜还可以,虽然种类很少,但有我爱吃的,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有热乎东西,基本上全是凉菜,水也是凉的。鉴于明天打算早起,不想浪费太多时间在吃晚饭上,决定就吃自助餐,速战速决,然后回房间继续睡觉。

至此,这篇“序言”就可以结束了,之后,明天将是重磅的一天,卢浮宫、埃菲尔铁塔和凯旋门,从早上天刚亮一直玩到了“月黑风高”之时,话说风真的有点大,在埃菲尔铁塔上看夜景的时候把我冻的半死,跳蚤倒是成功的都被歼灭了,再也没有出现过,可我自己也冻感冒了,感冒药又没带够,怕到了北极圈里会更需要,就没舍得吃,愣是扛了两个多星期才算是彻底好了的。

最后来张“序言结束照”,开篇照不浪漫,结束照也不浪漫,俗话说的好,“浪漫不能当饭吃”,今天就先吃饱了睡觉吧,哈哈。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