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美自驾游之哥伦比亚篇(5) - 黄金博物馆1

本文转载于微信订阅号【懒猫行】

懒猫行之南美篇

时间线:2019-12

前几集一直在讲买车的故事,基本没有好看的照片,现在买车的事告一段落,这集是参观黄金博物馆,又“矫枉过正”了,一共选出来两百多张照片,估计一集都发不完。

话说波哥大有两个最大的博物馆,国家博物馆和黄金博物馆。一般来说,如果任何一个首都有个“国家博物馆”,往往是该国最大最好的博物馆,不过在哥伦比亚,黄金博物馆的名气却要大过国家博物馆。

看完黄金博物馆出来之后,我的导游小姐姐安妮塔说,如果她的客人是美国人,一个多小时肯定结束战斗,欧洲人一般看两个多小时,她自己来做功课三个小时,跟着我用了五个多小时,破纪录了。

黄金博物馆确实名不虚传,里面的宝贝太多了,也是得益于哥伦比亚全境有很多金矿。从很早以前,金子就是当地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那个时候上层社会的权贵们,全身上下会有各色黄金饰品,其中很多相当令人咋舌,让我这个除了手表之外受不了任何饰品的人光是看看都觉得好疼,哈哈。

黄金博物馆离我的酒店不远,走路就能到,今天是周日,路上还有个每周日才有的跳蚤市场。我和安妮塔出来的早,市场刚开始,人还不多,我也没花时间逛。有个神叨哥们摆了姿势非要拍照,还有第二张照片里那两个黄颜色的东东,是过去小孩子玩的“拨浪鼓”,到让我想起来,中美洲也有类似的玩具。

很快到了博物馆门口,隐约记得,这天有个啥原因还是免费参观,带来一个恶果就是人有点多。进门先有些介绍文字和画儿,看过第一集的人,对这个形象眼熟吧。

现在,长达五个多小时的参观正式开始了(以下信息来自博物馆的介绍文字和对安妮塔讲解的模糊记忆,所以并不保证正确性,嘿嘿)。

早在西班牙人来之前,哥伦比亚人已经具备了相当不错的炼金技术,比如这个海螺,是早期的金匠在一只真的海螺壳上覆盖了七层薄金箔制成的,到现在上千年过去了,海螺壳已经消融,但金子和形状依旧在。

这些是当时用来从河里淘金和冶炼的一些工具,他们的方法到也没啥太特殊的,如果是河流里的金子,用笸箩筛选,金子重会留在笸箩里。矿石中的金子,经常跟银等其他金属混杂在一起,用熔炼的方法提纯。

先来个最简单的金子制品,没有任何图案,是用金锭在模具上敲击而成。

这张照片展示了当时人们在极小的金箔上作出不同的形状,看那个日期,d.c.是西班牙语的公元后,110 d.c.就是公元110年,距今已经将近两千年了。

那个时候的人们也使用“淬火”技术,将金子烧热后直接放入冷水,反复几次之后,金锭在锤炼时就不容易断裂,可以做成需要的各种形状和薄厚。

 博物馆里有很多黄金制品都是饰物,先来几个最简单的,能猜到这些分别是用来装饰什么地方的吗。

这些具有立体花纹的饰品,是先用木头或者骨头制成模具,然后将金锭在模具上敲击得到花纹,也有些花纹是直接用工具在成品上敲击而成。

镂空的效果是用工具直接切割出来的。为了得到某些形状,也会使用直接切割成型的方法。

来看一组稍微复杂些的饰品吧,其中第三张在朋友圈里曾经是个有奖竞猜,能看出来那是用来装饰哪个地方的吗。

南美洲也有白金矿产,但由于白金的熔点太高,不易加工,当时只有哥伦比亚和厄瓜多尔沿海的一些区域使用白金,他们发明了一种方法,把黄金融化之后掺入白金颗粒,这时白金颗粒会被黄金包裹住,之后形成的金锭就可以用锤子来加工了。

这张照片可能看不太出来,但这个戒指上有黄金和白金两种颜色,就是这种加工方法的产物。

当时哥伦比亚人很擅长用蜂蜡来做模具,第一张照片是加工蜂蜡的工具,而第二张照片,如果仔细看小人头顶右侧的“角”,能看到有指纹的痕迹,据说当时西班牙人刚来的时候,看到这个现象,误以为当地人是用手来加工金子的,实际上指纹是先留在蜡模上,然后才刻在了黄金上。

除了使用蜡模,当时的人们也掌握了用不同比例的金和铜来达到在同一个物品上呈现不同颜色的工艺。

看这个示意图,最左侧白色的是已经制作好的纯金配件,棕色的是蜡模。将纯金配件安装在蜡模上,裹入泥坯中烧制,蜡模融化,纯金配件就位。然后往泥坯中浇入金铜合金溶液,由于金铜合金的熔点低于纯金,不会对纯金配件造成影响,并且金铜合金的颜色与纯金不同,就实现了不同颜色的效果。待溶液冷却,将泥坯摔碎,这个物件就做得了。

这几张照片拍的不怎么好看,但能体现出当时是如何使用模具来制作物品的,不仅是制作黄金制品,也用来制作铜器或者金铜合金的物品。

那时候的技术,还包括相当精致的组装工艺,这两张照片里的器物,是一种很重要的宗教用具,针状物顶端的装饰很小,但非常精致,其中第二张照片里最上面那个针状物的顶端是小鸟形状,鸟的头和尾巴都可以动,就是用不同的合金分别制作好然后组装在一起的。

这两个图,也是制作元件之后再组装到一起的示意图。

这个图说明了不同比例的合金会有不同的颜色。有个好玩的事,安妮塔说,当初西班牙人刚来的时候,看到很多金灿灿的物件,以为一定是纯金的,就拼命往西班牙运,其实那些东西的含铜量非常高,后来就把这样的东西称为“傻瓜金”了。

讲半天科普知识了,太费脑子,赶紧上几张看热闹的图吧,这些东西有特色,但绝不是博物馆里的精品,要循序渐进,精品都在后面呢。

这四张照片里的东西都是经过修补的,前两张比较清楚,能看到断裂的地方用金线“缝”了起来。

这是金器氧化之后的状况,很多东西刚被发现时都是这个样子的。

在两个展厅的中间,有个“时间墙”,展示在同一时期世界上的发展,但其中却有些问题,让我和安妮塔研究了半天。首先是这两个关于中国的,第一张照片是说中国在公元前2700年就开始制作丝绸,这个时间点姑且不论,可这个配图怎么看怎么别扭,我也不敢妄下结论,以前确实看过有正宗中国古画像日本人的,还有图里几位美女正在做的事,跟丝绸有关系吗?如果有懂行的大侠,还请指点一二。

第二张图里,说中国在公元前1370年的夏朝时期开始出现文字。时间点再次不论,但这个配图实在离谱,好歹整几个甲骨文不好吗,竟然弄了篇东坡居士的“十八大阿罗汉颂”做配图,实在有点无语,哈哈。

这个是洪都拉斯的科潘玛雅遗址,写着公元前1400年,可我真心不记得科潘的遗址有这么早。

这张图是尼日利亚的事,还没去过就不敢乱说了,放上来只是唏嘘一下,要不是疫情影响,今年本来有希望去非洲的,现在感觉是遥遥无期了,哎。

来南美之前,一直以为印加是个文明,可现在我认为印加只是个帝国而已,这个时间墙倒是跟我看法一致,关于印加,它写着“印加帝国建立于公元1450-1532年”。

现在继续看展品,这些东西,是“Narino”部落的器物,这个部落是“两党制”,前四张照片里的猴子、人形等等,是其中一个“政党”用来表示权力的图案,而后面两张图里抽象的几何图形,则是另一个“政党”的标志。

还记得之前说过的那种不知道是装饰啥部位的饰品吗,现在来揭晓正确答案,是鼻环,这是让我看的最疼的一种饰品了。第二张是个示意图,真的无法想象,鼻子上戴这么个东西,还是金的,肯定不会太轻,得是个啥赶脚。

这三个物件很好玩,竟然是用来催眠的。从墨西哥一直到南美,当时的部落普遍有个现象,会使用一些有致幻作用的植物来进行宗教活动,看来催眠也是其中一个部分。

按照介绍文字所说,当时的人们用绳子拴在这物件上使其旋转,得到催眠的效果,可惜没写清楚,具体是怎么个旋转法。

这些是乐器,据说这些乐器在演奏时,能发出成对的声音,代表男性和女性。

这两个已经忘了是啥了,后一个看着也有点像个乐器。

再来一组鼻环吧,这东西是权力和地位的象征,地位越高的人,鼻环就越大。

这组东西很有意思,这些带有色情意味和丑陋的形象代表的是“生、老、病、死”,是“Tumaco”部落的作品。

这些貌似也很丑陋的形象却截然不同了,这是拟人化的豹子。在整个中南美都有一个共同点,豹子具有很高的地位,是权力、智慧、狩猎技能的象征,相信这跟在当时自然界中的豹子确实具有这些特点有直接关系。

如果还记得之前说过,那个时候的宗教活动和领导层,都会使用一些有致幻作用的植物,嚼“coca”叶子就是其中一种,嚼的同时,还要配合一点石灰。由于这是一件很神圣的事情,装石灰的容器都做得非常精致,会做成鸟类、人形、豹子、鳄鱼等形状。在当时,人们认为世界分为“上、中、下”三个层次,上层类似于“天国”,中层是人间,下层类似于“冥府”。鸟类被认为代表天国,豹子在人间,而鳄鱼这类爬虫和两栖类则代表冥府(必须说清楚,我使用“天国、冥府”这两个词,只是为了象征性的描述一下,当时人们的思想和现在熟知的几大宗教都有很大差异)。此外也有一些做成比如南瓜、玉米或者葫芦的形状,我猜测也许表示会有好收成吧。

除了容器本身,还有一样很重要的东西,就是前面最后一张照片里的“针状物”。这个东东是用来从容器里将石灰挑出的。针状物的顶端一般会有一个很小但非常精致的雕刻,不同的雕刻带有不同的含义,比如这些是代表在宗教仪式中的舞者,舞者会表达出部落的社会、政治、经济和宗教等等信息。

这些是用来在皮肤上画“纹身”的,当时在朋友圈里还有奖竞猜了一下,很多人都看出来一定是用来印刷的,但没人想到是往皮肤上印,哈哈。

一大批奇形怪状的罐子,如果我没记错,这些应该是用来盛放和饮用“chicha”的。这是一种原住民一直在喝的饮料,含有酒精,最早也跟宗教仪式达到致幻效果有关,后来成为日常饮品。西班牙人来了之后,由于很多人饮用“chicha”之后醉酒闹事,于是想方设法用啤酒给代替了下来。现在,当地人仍然会喝这种饮料,但不是很经常了。我这次南美之行最大的一个遗憾,就是没有真正尝过“chicha”,安妮塔说,等我再去波哥大的时候,一定带我去尝尝最正宗的。

这几个仍然是类似的容器,但造型是“萨满(Shaman,可以通灵的人,我理解也差不多是当时的宗教领袖)”和各种神圣动物的结合体。

看完这么多陶器,继续看金子。这也是让我看着就觉得好疼的一种饰品,它们是耳环,不过戴法不是普通耳环那样,而是类似于埃塞俄比亚的“唇盘族”(不知道唇盘族是啥的朋友们,请见我的埃塞俄比亚游记),需要把耳垂扩出好大的洞来,然后把它们整个放进去。照片里看不出尺寸,实际上这些耳环是相当大的,直径有500毫升的矿泉水瓶子那么粗。

这个小东西我已经不知道是啥了,可能也是个放石灰的小瓶,把它放上来是因为,我觉得星球大战里好像有个谁的造型跟它完全一样。

这些都是“胸饰”,属于“Yotoco”部落,这个部落存在于公元前200年到公元1300年之间。这些饰品上严肃的脸孔代表坚定和强有力的领导。有些具有天文学造型,比如那个像太阳的,表示太阳赐予了佩戴者能量。

除了那些夸张的胸饰,他们也戴项链。

权贵们不仅生活中穿金戴银,死后也如是,这是一个放在死者脸上的面具。

插播两个不是黄金的物件,南美洲的火山并不像中美洲那么多,但仍然有些用火山岩制成的雕像。

这几个小东西,造型都很独特。

那个时候的人们相当富有想象力,创造出很多奇异的形象,比如,一条会飞的鱼。

现在,要凸显一下以“集”来写而不是以“天”来写的好处了,这集已经太长了,但博物馆才看了一半而已。刚好那个“会飞的鱼”是我相当喜欢的一个物件,就用它作为这集的结束照吧,咱们下集继续......

Post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