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美自驾游 -- 序言

本文转载于微信订阅号【懒猫行】

懒猫行之南美篇

时间线:2019-12

这趟南美自驾游,开始于2019年12月24日,结束于2020年5月8日。

这趟行程里有很多“第一次”和“最”,比如,第一次开着属于自己的车旅行,时间跨度最长,等等,而“最”为“第一次”的,莫过于遭遇了百年一遇的新冠疫情。

19年12月底我刚出发时,还压根儿没有“新冠”这两个字(至少在我这个“时事不通”之人的脑海里是彻底没有的),到了一月底,国内大爆发,武汉封城,之后全国进入隔离状态,所有的亲朋好友都跟我说“你太幸运了,在国外多玩玩吧,别急着回来了”。

那个时候,我确实也觉得自己运气好,倒不是怕在国内感染的风险高,是觉得幸好及时出来了,没有影响既定行程。尤其,我的出发时间,并非我自己定的,是拜一位放了我鸽子的网友所赐。关于放鸽子的故事,我以前在朋友圈里讲过,“鸽子”不仅帮我决定了出发的时间,也帮我决定了回国的时间,而且都是非常幸运的决定,所以,朋友圈里有一条回复就说“看来鸽子是吉祥物”。不过,还没看过我朋友圈的朋友们就别特意去看了,这些故事在游记里都会再讲一遍的,我这儿还担心,看过朋友圈的看客们再看游记,估计会嫌太重复了,哈哈。

疫情是逐渐侵入南美的,那个时候在路上,一路走一路听到各种信息,哪个国家出现了病例,哪个国家开始限制中国人和14天内到过中国的人入境,中国、日本游客数量锐减,等等等等。但所有这些对我一直不过是新闻而已,不仅没有任何影响,甚至于我还从中得到过些许好处。

我一路顺畅的玩到了3月11号,当天晚上抵达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被玻利维亚高海拔搞得相当疲累的我,终于到了零海拔,狂睡了几天休养生息,没想到,等我睡醒了,疫情也来了。

从3月16号开始,南美各国纷纷开始封国封城,陆路边境基本全部关闭,3月20号阿根廷全国进入了隔离禁行状态,我被困在了布宜诺斯艾利斯,从这天起,这次南美自驾游其实就算已经结束了。如此突兀的结束,造成了必须得有续集,待疫情结束之后,我的第一个目的地必须是阿根廷。不过,我大概还是会先飞到哥伦比亚落地倒倒时差,然后再飞阿根廷。因为,我已经通过回国时的切身体会明白了,以现今客机的飞行能力,永远都不会有从中国直飞阿根廷的航班。

2020年是我开始出国玩的第十个年头,以前最长的一次行程也就是两个月左右,这一次,虽然是将近五个月才回国,但这个时间的长度到并非超出了预期。原本,我计划的是半年时间,争取走遍南美大陆上的所有十三个国家,但最终只走了五个国家,并且有两个都是穿肠过,没有太深入。从这趟行程我也发现,第一是自己越来越喜欢慢游,第二是即使没有疫情影响,按我喜欢的节奏,半年玩遍南美时间也还是太紧了。

回国之后,先在上海集中隔离十四天,回北京还要再居家隔离七天,有朋友就说“这可是你静下心来写游记的好机会”。的确,时间过得太快了,一转眼,已经有四年时间没有继续写游记了。从2016年,一点儿客观原因导致了大量主观懒惰发作,从此放下了每天写游记的笔。这次在阿根廷滞留期间,整理了过去的所有游记,边整理边重温了一遍,顿时感觉到记录的重要性。很多已经被遗忘的细节,通过游记全都回忆起来,仿佛又去那里神游了一次。每次旅行的过程,写下来,就好似守财奴把钱存进了最稳固的银行,才能永远的据为己有。没有写的,随着时间的推移,记忆越来越模糊,忘掉的细节越来越多,就像永不停止的时间一样,再也找回不来了。

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借着这一次百年不遇的新冠疫情,我要重新走上这条艰辛的“写游记”之路。想起了在埃及时,赛义德的经典语录“今天会是很辛苦的一天,但是很有意思”,想起了女人香这部电影里,阿尔帕西诺的演讲“正确的选择,往往是最艰难的那一个”。

新冠疫情,不能出门旅游,那就开始写游记之旅吧,明天,将是游记苦旅的第一天,“南美自驾游之哥伦比亚篇 -- 第一集”,敬请期待。

最后,按照惯例,要有一张照片来给这序言收个尾,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我认为最能代表南美的“秃鹰(Condor)”。之前在朋友圈里,我错把秃鹰写成了“秃鹫”,这是非常错误的,秃鹫在全球各地都有分布,而秃鹰则仅在南美洲才有。我走过的这一路上,所有的原住民都视秃鹰为神,是安第斯山脉的天空之王,至今还有很多部落有实际行动在供奉秃鹰,而我自己也曾亲眼看到过天空之王的与众不同。

可惜的是,我虽然近距离看到过秃鹰,未能拍下精彩的照片,这张照片我自己很喜欢,但用手机看的话,可能会有点小,不太清楚。也好,既然是序言,并不用太清楚,且待后面的游记慢慢道来......

南美自驾游(2019-12) -- 序言

Post Comment